您的位置: 新世代集運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深度:"後特朗普時代" 共和黨如何收拾殘局?

2020-11-19 21:01:51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儘管美國總統特朗普拒絕承認敗選,這場競爭激烈的大選被輿論認為結局已定,許多國際媒體表示“後特朗普時代”已經開啓。眼下,共和黨面臨着何去何從的挑戰。

特朗普國王

【新世代集運】“後特朗普時代”,看共和黨如何收拾殘局?

【新世代集運】儘管美國總統特朗普拒絕承認敗選,這場競爭激烈的大選被輿論認為結局已定,許多國際媒體表示“後特朗普時代”已經開啓。眼下,共和黨面臨着何去何從的挑戰。過去四年,特朗普給共和黨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甚至讓它成了“特朗普黨”。連資深的共和黨領導人們都很難判斷,“後特朗普時代”,他們能否擺脱“民粹主義”的政治標籤。鑑於特朗普留下的複雜遺產,共和黨應該進一步特朗普化,還是更少?共和黨需要繼承和反思的分別是什麼?有分析稱,共和黨如何收拾殘局將決定該黨的未來,進而影響美國的政治外交走向。

“特朗普主義”恐影響深遠

“四年前,特朗普發起一場對共和黨的否定式接管,他用一個在財政責任、外交政策和貿易等問題上打破主流保守意識形態的信息,贏得共和黨基礎選民的支持。”《紐約時報》近日寫道,共和黨的一部分老前輩急不可待地將特朗普描繪為一個偏離常規的人,一個將該黨引上民族主義、民粹主義和陰謀論彎路,沒有嚴肅政策基礎的人。

特朗普是共和黨自1992年以來第一位沒能連任成功的總統,但他將共和黨從植根數十年的保守主義風格轉變為以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為中心。“小政府變得不再那麼重要,共和黨人對大幅增加財政赤字、向全國民眾發放救濟補助等大政府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其次,自由市場和低税收也變得不重要。特朗普遵循過時的重商主義邏輯向盟友和非盟友加徵關税,相當於向美國全體消費者徵收了一波鉅額税款。”美國克里斯托弗·紐波特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孫太一對《環球時報》記者説,家庭價值與為人體面等傳統似乎也可以不再在乎,出言不遜、通過製造事端以博人眼球引領新聞週期反倒變成常態。

正因為如此,共和黨內出現前所未有的對立陣營。傳統建制派如布什家族以及共和黨前總統候選人羅姆尼等多次炮轟特朗普,還有共和黨人組織反特朗普團體與他公開叫板。不過,自稱“反建制派”的特朗普在黨內聚集了一大批鐵桿支持者,並因不走尋常路而擴大了選民基本盤。

這讓共和黨難以擺脱特朗普,對他挑戰大選結果的態度就是證明。英國《金融時報》12日直言,很多資深共和黨人正輕率地遷就這位美國總統受傷的自尊。該文提到,一項民調顯示,由於特朗普的主張,超過2/3的共和黨選民認為此次選舉不自由、不公平。

共和黨大佬選擇支持特朗普,原因很多,比如為了“報復”——2016年大選後,民主黨和美國多數主流媒體一直拒絕承認特朗普是合法總統,並用“通俄門”打擊特朗普執政的合法性。“我認為這與4年前民主黨所做的沒有區別,他們當時吿訴美國人,俄羅斯牽涉進了特朗普的選舉。”最早披露特朗普4年後可能會捲土重來的特朗普前競選顧問蘭扎這樣説。

更重要的原因是,此次大選,特朗普的支持者展現出強大能量,不僅讓預測其對手拜登以壓倒性優勢勝選的民調機構顏面掃地,還在不少傳統的民主黨深藍州獲得大量支持。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稱,特朗普帶動了更多共和黨選民參與投票,使得其他共和黨候選人在參議院和眾議院的表現好於預期。眼下,共和黨參議員們還視特朗普的忠實支持者為贏得明年初佐治亞州兩個參議員席位的關鍵,這將直接決定共和黨能否繼續掌控參議院。

在觀察人士看來,儘管特朗普連任失敗,共和黨人卻清楚看見“特朗普式民粹主義”維持長久力量的跡象。“特朗普主義”不僅鞏固了共和黨在白人選民中的支持度,更幫助共和黨在拉丁裔選民中取得驚人進步。這表明共和黨有可能突破種族界限,即使這種潛力言之過早,也對共和黨具有巨大吸引力。

美國《國家評論》雜誌稱,考慮到過去的兩次總統選舉中特朗普的選民基本盤不斷擴大,未來其他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不太可能很快拋棄使之受益的“特朗普主義”。就算不全盤延續特朗普推出的特定政策,例如貿易關税和移民政策,共和黨要留住特朗普的這部分選民將不可避免地帶上些民粹主義色彩。“他是共和黨‘基地’中如此受歡迎的人物,”耶魯大學哲學教授傑森·斯坦利説,“對許多共和黨人來説,這一直是實用的。”

一位學者對《環球時報》記者説,一部分共和黨人,尤其是居於領導層的建制派,雖然與特朗普三觀不符,但並不妨礙借其權力辦事。比如參議院多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這幾年一門心思推動將最多保守派法官送入各級法院。“特朗普只管提名,麥康奈爾借參議院多數席位優勢不斷核准。談什麼主義?能辦事就好。”

算賬——“我們會為未來大打一場”

“共和黨的未來是基於一個多民族、多種族的工薪聯盟。”據美國Axios新聞網11日報道,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稱,2020年大選後,共和黨人需要將自己的政黨重新塑造為工人階級選民的擁護者,並遠離其擁抱大企業的傳統。

盧比奧的言論被認為是一些有影響力的共和黨人發出的早期信號,表明未來共和黨可能的領軍人物已在思考如何塑造共和黨,即可能會試圖承認特朗普的成功,同時尋找自己的道路。除了盧比奧,另一名參議員、前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克魯茲在選舉日前就表示共和黨需要考慮重置優先事項:“我認為,共和黨是且應該成為就業崗位之黨。”他同時稱,美國人口結構的改變將推動兩黨重新打造各自的基礎選民聯盟。

隨着特朗普相對明確的敗選,共和黨面臨着探索未來之路的挑戰。孫太一對《環球時報》記者説,這次大選後,共和黨內的幾股勢力表現不一:忠於特朗普的一派想動用一切資源去挽救特朗普;第二派則認為如果特朗普能翻盤則是錦上添花,不能翻盤也無所謂,所以在制度內,這些人支持特朗普打官司甚至在一些州重新計票;第三派勢力則樂見特朗普下台,以重新將共和黨帶回他們想要的軌道。

孫太一説,此次大選,共和黨建制派堪稱大贏家。他們不僅趕走了將共和黨整體帶歪、不再注重傳統價值的特朗普,還暫時保住了參議院,甚至在眾議院都有新席位收穫。更重要的是,在基層州議會,共和黨也沒有輸。這讓共和黨直接獲得未來十年的政治主動權,因為在絕大多數州,控制了基層議會即意味着掌握了規劃對自己黨派選舉十分有利的選區版圖的權力。不過,投票給特朗普的7000多萬美國人也很有可能在各級政府及議會將票投給“特朗普主義者”。這就使得接下來共和黨內部想要迅速整合、合流不會容易。

共和黨面對的是一個矛盾的局面,而這正是特朗普帶來的。據報道,大選後,不少勝選的共和黨議員不自覺地開始與特朗普保持距離——在得克薩斯州獲得連任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科寧被問及特朗普對其競選連任是否有幫助時,突然不言語了;緬因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蘇珊·柯林斯在特朗普呼籲徹查投票舞弊時,已向拜登發出勝選祝賀;資深共和黨人羅姆尼指責特朗普挑戰大選結果的行為會“將美國推向一個不幸的歷史進程”。

與此同時,共和黨大佬如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等,公開支持特朗普繼續對大選結果發起法律挑戰。有評論稱,麥康奈爾釋放的信號就是讓多數共和黨人對拜登獲勝保持沉默。但據媒體報道,民主黨參議員庫恩斯披露説,他的共和黨人同僚們私下裏拜託他向拜登表示祝賀。

對於共和黨的未來,該黨參議員喬希·霍利的一段話很有代表性,他説,無論誰成為總統,共和黨都在走向算總賬的時刻,“因為共和黨建制派中仍有很大一部分人未能與特朗普在2016年的選舉勝利後達成妥協”,“這些人在共和黨內部仍有很大的勢力,我認為我們會為未來大打一場”。

“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美國兩黨政治極化和鬥爭激烈化的趨勢將繼續。”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共和黨正越來越特朗普化,它究竟會反思,還是讓分裂加深,抑或有一系列複雜整合,有待觀察。

2024,共和黨在誰手裏?

美國政治社會學者沃爾登·貝格10日撰文稱,在美國選民羣體中,白人佔65%以上,其中57%的白人選民支持特朗普,拜登勝選背後則是少數白人、絕大多數黑人、大多數拉丁裔和亞裔選民組成的聯盟。這説明白人團結的力量依然強大得令人不安,如今這個因素已經成為共和黨的明確意識形態,比如反對税收和墮胎、無條件捍衞市場等立場更加鮮明。今後幾十年,隨着少數族裔人口總量逐漸與白人人口勢均力敵,白人種族主義很可能在白人羣體中變得更受歡迎。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來,儘管特朗普的大選成績讓人意外,“特朗普主義”卻面臨人口統計學上的死衚衕。特朗普的支持者通常可以用幾個修飾性詞彙總結——農村、保守、白人、受教育程度較低等,但美國的人口發展趨勢是更加城市化、多元化、教育程度更高、白人比例相對減少。2012年,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在當年大選落敗後編撰評估報告,敦促共和黨更多接受有色人種和女性選民。曾任小布什時期總統新聞祕書的弗萊舍説,如今特朗普完成了報告提出的擴大共和黨選民基礎的目標,但靠的是白人工薪階層選民將邊緣擴大了。   

有消息稱,共和黨將在大選終結後對選情進行復盤,尋找未來的競選策略。政治觀察家邁克爾·斯蒂爾認為,共和黨已經進入一段自省時期。有人認為,特朗普最終輸掉大選,與他在任期內放棄部分選民堅持極端立場不無關係。“他向我們展示了部分成功模式,”共和黨戰略家克里斯汀·安德森説,“現在必須找到一個可以幫助我們解決其他問題的人。”

這個人會是誰?不得而知。但雄心勃勃瞄準2024年大選的共和黨人不在少數,前文提到的盧比奧、克魯茲、喬希·霍利都在其中,這也是他們為什麼會率先談及未來共和黨將走什麼樣的路。而且,他們在嘗試將“特朗普主義”與原本的共和黨保守議程相結合。從現實看,傳統老派的共和黨人確實已難以引起多數選民共鳴。

不能忽視的還有特朗普。據路透社11日報道,特朗普告訴盟友,他計劃2024年再次競選總統,可能在年底前宣佈。有美媒認為,對於那些有可能參加2024年競選的共和黨人,他們的助手們對此表示擔心,因為特朗普對共和黨選民有非同一般的影響力,即使卸任4年後(到時78歲),他仍可能在共和黨初選中令人敬畏。

11月5日,由於不滿共和黨在特朗普抗爭選舉不公問題上沉默,特朗普的長子在推特上批評共和黨特別是2024年大選潛在的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對他父親支持不夠。隨後,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美國前駐聯合國代表妮基·黑利等人就在推特上表態。《紐約時報》注意到,投票日前夕,科頓、黑利以及國務卿蓬佩奧已開始在艾奧瓦州露面,雖然他們説是為處境艱難的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拉選票,但顯然帶有2024年的意味。

或將成為共和黨2024年之星的人不勝枚舉:42歲的佛羅里達州州長德桑蒂斯,他被認為是一名民粹主義者;51歲的福克斯新聞主持人塔克·卡爾森,他是目前收視率最高的有線新聞明星;48歲的參議員本·薩斯……“2024年共和黨提名人之爭已在幕後悄然開啓。”美聯社稱,從馬里蘭州州長拉里·霍根那樣的温和派,到湯姆·科頓這樣的火藥桶般的煽動者,再到特朗普政府前官員黑利,各種各樣的人都在試水。在競選過程中,特朗普的長子小特朗普已經成為其父忠實支持者的寵兒,這意味着特朗普的名字或將長期延續。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環球時報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